Wednesday, June 14, 2017

灵性的机械

第一眼,是在Maximilian Busser的instagram。当时不知道是什么,只觉得新奇。后来看到一段视频,仿佛有生命,让我想起Pierre Jaquet-Droz在1775年创制的自动机械人偶。
来自土耳其艺术家Server Demirtas打造的五件动态机械雕塑,绝对独一无二,其中两件机芯雕塑的姿态与面容让人心生怜悯。拟人的构造以各种电线与缆线交织而成,为流畅的拟人动作提供动力,举手投足之间流露阵阵艺术气息。
以手工打造的 Desiring Machines系列,每一件雕塑需要二至六个月的时间设计与执行,主要材质为不锈钢、聚脂纤维、硅胶和聚甲醛(一种合成聚合物,由于具有高强度和低摩擦的特性,一般使用于须执行高精准度的部件)。尽管机制与动作是雕塑的重要元素,但艺术家想表达的并非机械的复杂冷漠,而是人与机械的关系、以及动作探索、永恒和惯性的概念。

Contemplating Woman’s Machine II描绘一位女性,优雅地将头部倚靠在膝盖上,手臂则环抱着双腿,以温和而缓慢的动作营造私密的沉思时刻。

Desiring Machine是一位站在座台上的娇小孩童,双手紧紧抱胸,以背部不断地撞击背后的墙,呈现出焦躁不安的姿态。

Hand on the Shoulder,一座看似犹如大理石打造的雕像,以一种自然的节奏呼吸着。

Purple Flower of the Machine以一支机械花茎向外慢慢伸展,招呼观者凑上前嗅闻美丽的兰花,机械美学与概念动力艺术激荡出新气象。

交互式雕塑Playground II,以一种独特的机械运作方式,邀请观者上前创作专属音乐体验。

“Desiring-Machines”这个展览标题源自法国哲学家Gilles Deleuze和Félix Guattari的概念,并取材《反伊底帕斯: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》(Anti-Oedipus: 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)这本书,此外也是1997年其机械作品首次展出的团体展览名称。Demirtas也从过去的机械大师如Al-Jazari、Leonardo da Vinci和瑞士艺术家Jean Tinguely的作品中撷取灵感。
Server Demirtas的工作室位于伊斯坦堡,独自一人待在当地构思与设计机械和制作雕塑。艺术家在孤独疏离中长出一株生命力顽强的兰花。


机械雕塑在日內瓦M.A.D.Gallery展出至7月29日,更多资料浏览https://www.madgallery.net/geneva/en/creators/server-demirtas-desiring-machines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